枫林金花苹果下载

频道:资讯日期:浏览:95

枫林金花苹果下载_见到林楚方,在《行周末》杂志主办的2014全国区域性生活类周报杂志论坛上。林身穿一件藏蓝色色T恤,黑框眼镜,坐定后面无表情地听其他人演讲。

当时演讲的是《新周刊》副主编胡赳赳,胡高高瘦瘦,留着小胡子,一袭长衫,骨骼清奇,相比之下,林看上去很普通青年的样子。

我一直狐疑,他就是《壹读》主编林楚方?

但一开口说话,就相信了,他就是林楚方,他言谈风格,一张嘴就带来欢乐,恰似壹读的内容产品,这些产品包括一本杂志,一系列的视频,以及传统媒体圈为人称道的微信公号,等等。

他的开场以自嘲为主,还说,非常对不住大家,这么好的风景(西湖边),还要让大家听我胡说,如果讲得不好,大家可以往窗外看,实在忍不住就都出去看风景去。

演讲过程,不带稿子,经常伴随着一些笑声 ,演讲后是接受提问,被问到不 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时,他会眼神呆萌地看着你,不知所措的样子。毫无主编的严肃。一张单纯的脸,这个时候,他像是一个男孩。

喜欢林楚方,是因为《壹读》。从来没见过哪本杂志,会那么卖萌,那么不装逼,那么涨姿势。读《壹读》,不仅能开拓思维,更能领略超逻辑的趣味,正如它所标榜的那样——轻幽默,有情趣。

而林楚方则坦言,他更多精力早就放在杂志 之外,他自称是产品经理,壹读生产的内容,除了在壹读杂志落地外,还可能变身为视频、音频等产品,在微博、微信等移动媒介上发布产品,随着产品线丰富,以及运营能力的加强,壹读传媒移动端用户不断增加,移动端用户数和活跃度,恰恰是壹读最看重的部分。那怎么赚钱?面对这个提问,他缓缓说,如果你能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你,并和你一玩,就不愁钱。这有点像通常说的互联网思维:只要你能满足足够数量用户的需求,你就有价值,有价值就不愁没人出钱支持。

但林不太习惯用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其实没什么互联网思维,做任何事情的道理不都这样吗。

一个多月前,壹读推出一个基于微信端的网页应用,取名为拍呀。简单说,壹读每天会拿出一些有意思的产品——有形的、无形的,从演唱会门票,到安全用品,放在壹读微信上供大家拍卖。

一般来说,传统拍卖规则所有人都知道,价高者得,这是壹读拍呀和索斯比、佳士得相似的地方,不一样的地方是,在壹读拍呀上拍东西不花钱 ,只花节操。

节操不是气节和操守,在壹读拍呀,节操是虚拟货币,我要参加拍卖,我要花节操,假如节操不 够,就要赚节操,所以,经常出现的场景是:我好喜欢XXX,但我的节操不够了。

这个极具网络传播特点的虚拟货币单位,在壹读移动端的粉丝中流行,他们每天的工作是,阅读壹读,传播壹读,赚取节操,拍我所想。

赚节操的方法有两种:一是在微博、豆瓣、 人人网上分享壹读的文章;二是买《壹读》杂志也可以送节操。

节操一词是壹读主页君贾晓磊的创意,这是一个被 林楚方反复表扬的90后男生,林在不同场合说,他为这个创意而骄傲,他说的更多的是,他为自己的团队而骄傲。

但拍呀并不直接产生利润,至少现在是 这样,更多是活跃现有用户,据林和他的同事透露,给壹读带来最多粉丝和利润的产品是视频。

多的时候一天能增加上万用户。视频是壹读最让人记忆深刻的产品,这一点甚至超越了杂志

壹读视频的目标是:打破一切阅读障碍,让你懂的不是梦。这非常符合林楚方以用户为导向、注重用户体验的理念。

与其说林楚方是媒体人,不如说他是一个商人,他说的最多的是用户体验,在其他媒体人还在纠结该不该坚持内容为王的时候,林楚方反而比以前更坚持。

过去我们说内容为王,往往还有点心虚,今天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 内容为王,当然,看你怎么定义内容,你怎么定义内容,决定了你的内容是王,还是王八蛋。

当天演讲时,林说了两个观点,第一, 内容不是狭义的新闻报道,而是广义的,具有价值观色彩的精神产品,都属于内容,从这个观点出发,他认为,王石这样的企业家,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一定程度上因为王石是个内容生产者。

包括褚时健,他的橙子能卖8块,别人的只卖8毛?为什么?因为褚时健本身是个优秀的内容生产者。

从这个意义上说,林认为,媒体人完全可以借助自己的能力,去颠覆其他传统行业,这个世界不能只有我们被颠覆,我们也可以成为其他行业的魔鬼。

他的第二个观点是,生产一款优质内容, 不要指望这款内容可以直接卖钱,可以卖广告——一说卖广告,这事就成不了,你有50万用户,但你的竞争对手都是以亿计,你卖什么广告?怎么卖?卖多少钱?有前途?但你可以基于你内容的公信力,影响力,支持你做另一件事有意义的事情。

上述观点,正是林和壹读的探索。

在壹读传媒,领导层级并不分明,林楚方的下属可以直呼他的名字。林楚方甚至告诉我,他更像是一个被管理的人,有的时候他们 都是我的领导。

说话时,依然能让旁人感到卖萌的痕迹,在曲院风荷做的采访,坐在户外,因为总被阳光直射,他不得不一次次挪动椅子,边挪边调侃自己说:我走到哪儿都被阳光普照。

他是一个领导者,有着听上去严密的思维,同时又非常感性、细腻;他看上去经历很多,却不世故圆滑,当然,他最擅长的大概是活跃气氛,无论是在和朋友相处中,还是 在面对面地接受采访,还是带团队。

他说自己最快乐的事情,是给别人带来快乐,所以,在他的朋友圈中,他说接下来最想做的是喜剧工场,这是他一生的梦想。

如果老了,他说还想回到厨房,发明各种各样的菜,如果媒体人去做餐饮,带着媒体思路,餐饮业可能会被我们颠覆。他坦言,自己是个吃货。

壹读移动创新项目主管王陈晔对他的评价是:他很聪明,想法挺超前的。

在采访林楚方的前一天晚上,我问王陈晔,如果要你对林楚方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她发过来一句话:老大,壹读啥时候上市啊,北京买四合院就靠你了。

采访实录——

小婉:你原来是做新闻时政类的,包括《南方周末》 、《看天下》都是偏严肃风格。为什么后来会转变风格,去做一本主打轻幽默、有情趣的杂志?

林楚方:没有特别的原因,一是这样的风格符合我自己的风格,二是这样的风格是大家接受的风格。还有,小小纠正下,壹读定位不是一本杂志,而是一内容生产者,纸质的杂志只是一个内容载体。

小婉:这两天的论坛下来,我发现你是更有商业眼光的,和胡赳赳的气质不一样,他可能更专注于怎么做产品,你想的是怎么卖产品。

林楚方:我也很专注做产品,只是做产品的时候考虑商业的多一些。你看到的不同,是因为两家机构面对不同的市场情势,人家公司很成熟很赚钱,我们才不到一年,面对的是非常残酷的市场。 

小婉:用户喜欢什么样的产品呢?

林楚方:用户可以喜欢很多产品,但我们要做的产品,是触动人基本情绪的,让人轻松接受的内容产品。

小婉:一本杂志的气质和领导者的气质是相契合的,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着怎样气质的人,你怎么评价自己?

林楚方:我的优势大概是创造力强,或者说我比较接地气,我也有非常明显的缺点,就不展开说了。

小婉:现在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体制?你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林楚方:我更多的是参与到产品生产中。

小婉:视频如何产生利润?

林楚方:我们的视频风格是,用最短的时间,将最复杂的事情,用最通俗的方式,让用户轻松地获取 信息,所以,我们也把这种 能力售卖给商业客户。只要我的生产跟得上,就能有收益。

小婉:公司的产品在投入和产出的占比是怎样的?投入主要在哪个部分?

林楚方:我们正接近收支平衡,投入主要在人力。

小婉:能说说做视频背后的商业逻辑吗?

林楚方:壹读首先从杂志起家,视频的功能最初是为了营销杂志,后来视频做起来了,不再是杂志的附属,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产品,而且还是壹读传媒其他产品最好的广告载体,尤其是壹读的移动端,对移动端的重视,我们是比较早的。。

小婉:多早?

林楚方 :2012年。.

小婉:那为什么没做移动端呢?

林楚方:如果你说移动端是APP,那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做,尽管2012年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希望我们做,但当时 不知道怎么做,如果因为大部分媒体都在做(移动端),所以我 们也去做,那这个逻辑不成立,尤其是同行做的  APP都是手机僵尸,我 们就更不能做了。后来,我们把移动端定位为微信渠道,我们感觉可以发力了,就做了现在的壹读微信,我们的微信用户增长速度很快 ,尤其是有视频的推广,但问题来了,你有四五十万又怎样?你的竞争对手早就不是传统的同行了,有可能是动辄几千万用户的门户客户端,接下来怎么办才是重点,所以壹读推出了拍呀。

小婉:现在公司的营收模式有哪些?

林楚方:卖 杂志、传统广告、版权合作、给用户提供定制服务、视频产品。

小婉:你最看重哪一块?

林楚方:视频。

小婉:你希望你的公司将来变成什么样?

林楚方:成为一个现代的媒体公司。

小婉:工作之外, 你喜欢做什么?

林楚方:看书吗,好像也不是,还是看电影吧。

小婉:喜欢看什么电影?

林楚方:最喜欢的是吕 克贝松的《碧海蓝天》,其他的,太多了。

小婉:你看电影的喜好和你的价值观是相契合的吗?

林楚方:不一定。

小婉:我看你在采访的时候,都会问到采访对象关于价值观的问题。我想知道你的价值观是什么样的。

林楚方:那得看什么语境下问到这个问题。如果是和朋友的相处的话,忠诚吧。如果说是做企业的价值观的话,就是希望合法前提下和合作伙 伴共赢,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同时商业上成功的公司。

小婉:你有没有发现,现在 这个时代都很爱卖萌,包括很多媒体都开始卖萌,壹读更是其中的典范,你有想过为什么吗?

林楚方: 这种风格更适合年轻人、互联网。不卖萌就没人喜欢你,但卖萌是件很严肃的事情,比如我们的视频做的过程其实是很痛苦的,别人难以理解的痛苦,因为卖萌要恰到好处,跑偏了就 非常难看。

小婉:现在做采访的话,你希望采访什么样的人?

林楚方:一切我想采访的人目前这个阶段采访比较多的是科技公司。

小婉:为什么需要?

林楚方:采访是我的兴趣,十年前我就可以不采访了,但我一直坚持到现在, 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这个阶段采访科技公司,除了我的好奇心,还因为想要了 解它们的技术、思维,壹读需要跟科技公司站在一起。

小婉:虽然这个词现在已经被说烂了,但是还是想知道,你是 怎么定义互联网思维的?

林楚方:我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思维真不知道,但我知道做产品的思维,就是你要满足用户的需求,你对用户有价值,并且根据用户的诉求,随时调整、随时变化。

为了表达我对楚方萌叔的喜爱,在采访结尾我准备了一枚小彩蛋,这是楚方老师在采访过程中卖萌的罪证。

我:你平时喜欢抽烟吗?

林:没有。我紧张。。

林:你是哪里毕业的?

我:江西师大。

林:哦,僵尸(江师)的。。

我:。。。

林:哦,不能这么简化。。

我:你真的有50岁吗?顶多40岁吧。

林:奔四了。。。你真的有40岁吗,顶多30岁吧?

我:我才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