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分分彩单双的技巧

频道:资讯日期:浏览:790

买分分彩单双的技巧_大家好,在座的有些咱们见过,还有一些是 第一次见面。首先,我还是惯例地自我介绍下,我姓曾,曾国藩的曾,单名一个娟字。千里共婵娟的娟。关于我的名字,我的领导没 少黑我,文化人的玩法,损人不带脏字,曾经婵娟。好了,我这名字到了身边朋友这又变本加厉了,他们甚至连 我未来的追求者都不放过,千里共婵娟。考一考大家,古往今来哪位女子是住在月亮上的?嫦娥。很好,唯一敢追求嫦娥的人又是谁?天蓬元帅!回答了天蓬元帅的人还是有点人 文关怀,至 少安慰我:他好歹还是个元 帅。

好了,言归正传。说了这么多,也是想加深大家对我的印象。括弧,插个画外 音。(做好一名记者肯定要让你的采访对象对你印象深刻。因为很多采访不是一次就over了,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也是构成你朋友圈的主体。)

今天除了我之外,我还为大家隆重邀请了一位业界资深老师,也是我的好朋友,程丽芳。程老师在媒体圈工作了十年,是位资深媒体人,同时现在也是一位陶瓷艺术评论家。她对媒体、艺术、陶瓷的研究比我深刻。所以今晚她会从宏观的角度来与大家探讨《当我们谈论艺术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由于这个议题的视野格局比较宽广,所以我先从微观世界跟大家深 入浅出,聊一聊关于一座城市 的精神气质。当然,这座城市也是我们共同生活的地方:景德 镇。

今天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是有新闻理想的人,当中的有些人我们以后可能会成为同行、同事,还有一种可能,长江后 浪推前浪,你们把我拍死在沙滩上,成为我的领导。这么说吧,为了以后能够愉快共事,为了避免一把年纪还受你们年轻的顶头上司管束制约,所以我还是先下手为强。跟你们构建一个共同的三观,共同的职业素养。

我这几年做的报道一直是关注地理区域,景德镇是我熟悉的城市,谈起一座城市的精神面貌自然离不 开它的文化、历史、地理、经济、政治等因素。今天我们把它们揉在一 起谈可能会比较清晰一点。就构成了围绕景德镇与知识分子的一组关键词。

说实话,我们在景德镇应该感到幸运,在中国,大部分传统文化都已分崩离析,不过我这里讲的传统文化有别于这样一个概念,我们经常提起的传统文化丧失的可能是一种精神。昨天晚上我还在与一位老师聊天起这个现状,这位老师都感慨当下没有起码的道德底线,更别说正义与责任感。好了。我们今天不做一个愤青。不对这些社会现状进行 批判。

回到传统文化上继续说。我前两天在看一本 书,讲到东亚的书院。里面说对于文化这个问 题,会有很多解释。至少可以这样说,文化是通过与其他地域的相互交流而产生,展开的。我们常常说欧洲文化、中国文化、日本文化等等。而所 谓的欧洲文化并不是单纯的,它是通过与非欧洲世界起源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地域等漫长的历史交流而成立的。中国文化、日本文化也是这样。通过地域文化交涉展开。。包括景德镇的文化也是这样。她受到了来自浮梁、鄱阳、都昌、抚州 等地区的影响。我说我们在景德镇应该感到幸运。在中国古代文化名城中,景德镇到现在为止都是一座依靠单一传统手工业生存了上千年的城市。有著名媒体人都曾在报道中感慨。她的山丘是由匣钵堆成的,(陶瓷器 烧制前,会把瓷坯放入匣钵容器里,再放入窑内烧制。每个匣钵也是有寿命的,现在大概能使用15次)她的河流从碎瓷片铺就的河床上流淌,她的里弄由窑砖头砌就,她的城市雕塑几乎都和火有 关她的居民最爱建宽大 的阳台,阳台 上晾晒的不是山珍干货,也不是什么风味果脯,而是瓷坯;大街上溜达的那位毫不起眼的姑娘,很可能是一位可以手握三枝毛笔在瓷 器上描龙画凤的画师;夕阳下漫步的老者,其实是身怀绝技、家底殷实的大师。

这就是景德镇。景德镇的伟大不在于这座城市,而是城市里的人。

在历史堆积层异常丰厚的景德镇,其实处 处玄机处处景,你不用担心这里有没有足够的文化元素供你把玩,惟一值得你操心的是,你有没有足够的智慧,在把玩间能捕捉到更深的心得。

2012年 我在中国陶瓷艺术版杂志社上班的时候,做了一篇景德镇窑口的非虚构写作报道,名字叫《柴窑》,开篇我就说:景德镇是一座由窑砖头搭建起来的城市。每一块窑砖都印记了一个窑主的故事 。

可能我是外来者,所以这些细枝末节在我眼里异常有趣生动。有别于当地人的司空见惯,视而不见。

根据这几年 的观察,我发现在景德镇,我们有滴水文化的大众日常,却没有一场知识分子的深刻、理性、建设性探讨。这里能制造出中国最美的瓷器,制造出高雅器物,却没有高雅的文化品格。很遗憾。

做文化,景德镇是一个切入点。因为陶瓷可以广泛地进出在日常生活,而现在景德镇 的情况是这座城市正在慢慢进行变革,试图将陶瓷穿越 日常大众生活,上升到艺术的高度。这绝对是城市走向雅的趋势。但还是比较单一垂直。毕竟陶瓷艺术对其他人来说,有点曲高和寡。所以我担心这座古镇在新的文化艺术运动中造成营养不良。

这里的艺术氛围是很浓厚的,不可置疑。 就像18世纪畅游在塞纳河畔的自由画家,我们可以彻夜探讨毕加索,研究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莫奈、伦勃朗等大师。但是有点可惜,没有来自其他文化领域的灌溉。

因为除了陶瓷文化以外,其他领域的文化其他地域的文化都属于边缘文化,正常发展来说,应该相互渗透交涉。好的艺术之都的状态应该是自由、多元、开放式。没有好的对美的欣赏力、辨别力、感受力,你无法创造出好的艺术。不单艺术层面,塑造是各种文化交织在一起的精神指南。

可能是职业使命感,也不敢说是严格意义上的知 识分子。因为现在所有的人都是知识分子,在座的各位同学也是。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社会中具有知识分子的作用。记者的作用就应该包含理性、建设性。

前段时间,我在安徽出差,在一个叫做碧山的村子里遇见了一群人。这群知识分子、艺术家做了一个碧山计划。号召知识分子返乡,在乡村进行传统文化复兴。途 中,我还遇到了中国最大书店的老板,一种纯粹的想法让我找到他进行了一上午的交流。我建议他来景德镇进行考察,将书吧入驻景德镇。当然,在资本现实面前,老板们都有自己的考虑。我很清楚自己的角色 ,只是作为一个布道者,算是为一座城市发出一点声音。至于能否听进去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从文化意义上说,这是一种双向的互利模式。 景德镇需要高大上的阳春白雪熏陶,而学者、专家所进行的文化布道的也需要进行落地。如果有这么一个平台,能不能跨界合作。

比如邀请知名学者、文化人来谈中国文化里的哲学思想。这是个很高大上的命题。但高大上不应该只是成为一道秀色可餐不可多得的甜品,而是能不能成为一道日常主食呢?中国是个严重缺乏审美的国家,审美的提高是个漫长的革命。而陶瓷是个大众接地气的日常文化 ,我们都能天天接触到的。我们可以以小见大,立马进行落地式 文化植入。中国文化哲学思想在陶瓷日用生活器皿中又是如何体现的?

说到记者这个行业,有时候我会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做记者?网上有个记者说出了我的心底话。

有位实习生问她为什么要做记者?她回答说,我身无长技,只会写字,又贪图安逸,不能忍受住地下室,和不靠谱男青年一起抽大麻的生活,记者正好是个可以让我用写字来换取还不错的待遇工作,于是,我就做了记者。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我想尽可能多地去看世界。

第一年我当上了社会记者。什么都跑,什么都报道,一会儿在观察社会最底层,一会儿在做美食记者,又在做情感专家。时不时还跑跑政府窗口。台下我有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闺蜜,我也不怕直言。当然,她今天能来这里也是一个很有人文情怀的人。不像我们圈内人经常调侃的那句县级以上干部,他们的心里没有情怀,有的只是秦淮河。政府部门经常会有各种表彰大会,又侦破了多少起案件,销毁了多少窝点。然后全市媒体记者一窝蜂追过去拍照,拿起相机卡擦卡擦,准备好录音笔,你会发现记者们采访到的内容,经常总是老一套,我调侃地说就是,感谢CCTV,感谢党,感谢领导,感谢我的家人等等。所以我觉得这不是我想做的,我的心告诉我,这 种报道你做不了。我觉得一个有点想法,想做好优秀记者的人,大多不愿接受简单的处方、现成的陈腔 滥调,或迎合讨好、与人方便地肯 定权势或者传统者的说法或作法。这也并不是 说,我们要成为政府政策的批评者。而是知识分子的职责应该是时刻维持一种警觉状态,永远不让似是而非的事物或约定俗成 的观念带着走。

可能我关注的是比如一些事件背后的起因。举个例子吧 。我去年一直关注朱令案。清华大学最早的一起悬而未决的投毒案。根据网上曝出的一些信息与分析,这让我想起阿加莎的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宿舍几个女孩子很可能给了朱令一人一刀。当然,里面会涉及很多缘由故事。但为什么会频繁发生这样的事件呢?曝出的各种校园案件,在座的各位估计都调侃过:感谢室友不杀之恩。当我们在责怪个体的时候,有没有人想过中国教育的缺失。蝴蝶效应一样,这里面你又会发 现涉及到很多缘由。

所以,人文关怀是一名优秀记者必须具备的素养。

这 个星期来,我一直在看萨义德的一本书,《知识分子论》。尤其作为记者来说,有些话是比较真知灼见。有点抱歉,时间关系,还没来得及及时背诵他的一些观点。但我把它保存在我的手机上了,我可以给大家念一念。

在社会履行知识分子作用的人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传统的知识分子,例如老师、教士、行政官吏,这类人代代从事相同的工作,第二类是有机的知识分子,这类人与阶级或企业直接相关,而这些阶级或企业运用知识分子来组织利益, 赢得更多的权利,获取更多的控制。

也创造出了工业技术人员、政治经济专家、新文化的组织者、新法律系统的组织者等。

另一类极端则是班达对于知识分 子著名的定义:知识分子是一小群才智出众、道德高超的哲学家—像个 国王一样,他们构成 人类的良心。

真正的知识分子形成了一个知识阶层,的确是稀有罕见之人,因为他们支持、维护的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真理与正义的永恒标准。因此,班达对这些人用上了宗教术语—神职人员,其地方和表现的突出一直与世俗之人形成对比,因为凡夫俗子感兴趣的是物质的利益,个人的晋升,而且可能的话,与世俗的权势保持密切关系。他说,真正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活动本质上不是追求实用的目的,而是在艺术、科学或形而上的思索中寻求乐趣,简言之,就是乐于寻求拥有非物质方面的利益,因此以某种方式:我的国度不属于这世界。

这番言论你会觉得是象牙塔里的 思想,完全抽离,超越世俗。但 是你会发现班达在书里引用的著名人物,那些知识分子的形象,特立独行的人,能向权势说真话的人,耿直、雄辩、极为 勇敢为愤怒的个人,对他而言,不管世界权势如何庞大、壮观,都是可以批评、直截了当地责难。

知识分子的风姿或形象可能消失于一大堆细枝末节中,而沦为只是社会潮流中的另一个专业人士或人物。我也坚持主张知识分子是社会中具有特定公共角色的个人,不能只化约为面孔模糊的专业人士。只从事他/她那一行的能干成员。(这里又回到我之前提到的那个观点,所有人都是知识分子,但是 不是所有人在社会中都具备了知识分子的作用呢?)

在萨义德看来,知识分子是具有能力向TO公众,以及为FOR公众来代表、具现、表明讯息、观点、态度、哲学或意见的个人。

有点庆幸,容许我贴下金。表达观点、态度、意见 我达标了。前段时间我在做一个采访,很有争议的人 物。(文 本此处省略几百字)对于这样一个人物,我把自己放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去记录,尽管这样你还是很难做到客观中立。你必须提醒自己,你不是法官、你也不是道德制裁者,你只是一个记者。你的职责就是忠于客观事实,忠于报道。为后人观察评判这段历史提供一个角度。

当然,采访还是很有意思的。有时候还会碰到你欣赏的老师。这个过程就像三联生 活周刊的一位主笔讲述的一样。你要对自己强调, 我不是粉丝,我也不该阿谀奉承,我该问的是我关心和大家关心的问题。任何稿件中,我们都应该持有这样一种态度,不崇拜对方,也不鄙视对方,把自己和他们放在平等的框架中,交谈,理解,观察再观察。

说实话,记者这个工作有时候很矛盾、也很分裂。所以我经常自省。昨晚还在朋友圈里进行我的「今日自省」,我说每当沮丧的时候总安慰自己,我不要你死于一事 无成。反之,结果则是有所事成。但有时候结果不是你能控制,文人注定与金钱与利益无关,而众人看重的功名,也是身后事。岂非当下能评判左右。一开始你就清楚,凡夫俗子感兴趣的是物质的利益,个人的晋升,而且可能的话,与世俗的权势保持密切关系。而我们这群人的活动本质上是乐于寻求拥有 非物质方面的利益。面对这个世界你时常会沮丧悲观地感觉自己的国度不属于这世界。大概身边都是圈内人,容易受感染。消极、厌世、阵痛、怀疑等等随即而来。

然后,我的一位朋友有几句安慰也挺在理。也是我今晚想跟大家分享的,送给我们这样一群有理想的孩子。他说:从出生起你就是这样心性的人,你无力改变,(我可能有点自恋,把他说的这样的人归为纯粹的人)难得的是随性而为。对于你无能为力改变的现状,你还是得去做。做好当下,保持纯真。